星际官网-澳门星际网址
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茶文化 » 文学与茶 » 正文

茶文:痴迷那一缕茶香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4-07-10  来源:中国茶多网  浏览次数:2929   关注:加关注
      周末的下午,常常一个人,独自坐下来,做点喜欢的事。纤手破新橙那种清明爽朗,能带来的,也就是手头的文字、手边的了。

 


 

在这样有声有色的年代,我的生活,似乎有点宅:小门小户的,软风徐荡,又慢吞吞,小隐向文字。偏离主流,都有了点。有什么办法呢?写字和茶,是我迄今为止感觉到的--最美的生活元素。

有谁愿意舍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呢 ?

如今,周围的人,似乎都知道了我爱写字、我写字用的名号叫“苦茶”。一位本系统领导,因业务,莅临我单位,到我办公室访“苦茶”。进屋环顾一周,叹道:斗室半间,出的文章可不少哇!我笑:这屋虽小,每天也人来人往,哪里出得文章?写字这种活儿,此处不宜。写文章,宜夜深,宜晨起,宜周末。

没人知道,我写字有洁癖。一似老僧入定,不要音乐、不要人声、不要琐事挂心、不要人影在旁边晃。也有唯一我要的,我要的--是茶。

其实,是痴迷那一缕茶香。它能安神,能提心,能把紧巴巴的光阴,无限舒展开;能把“板结”的心情,浸润得柔软暄腾。顿悟和参透,就在茶浓茶淡之间。亮亮的屏,香香的茶,一溜儿豆一样的文字播下去。一行行,一行行。真是的啊,此时相对已忘言,唯有袅袅茗茶烟。

除了写,还有读。不为功业,只是消遣。既消遣,也宜有茶助兴。有了书,有了茶,便夜夜都是良宵。困极了,抛书而眠;残茶半碗,也在那边香着。一缕茶烟透碧纱。

爱茶,但去茶馆茶楼不多。参加山荆诗社的编辑会议,去东篱茶馆喝过茶。一去,便喜欢。大约,灵魂里爱古爱静爱老爱旧的调调儿,跟那儿气氛是相合的:老石槽里养金鱼,古木门扇做茶几,老旧的桌子柜子书籍,连墙上的画儿,都疏朗、简单,寂静、清远。

有幅饮茶的画,画上,有浓浓松荫,飘逸老者,石为几,茶为引。石上茶盏似有热气,两人相对如有所语。童子在侧,挥扇煮茶,空中白云一抹一抹,身后青山幽深静远。

恍惚觉得画上情境,即是眼前写实。茶室没松、没峰也没白云;但,茶盏里袅袅清烟,犹如松风,你我便是老者对坐。人老茶香,相对,皆同道,皆知音。我们谈斗茶的诗人,下棋的神仙,屋顶的天空,屋门外的世界;我们再说说平仄押韵和意境,诗的神韵、茶的神韵、做人的神韵。

就这样,我们在茶前,相遇。又在无边际的谈论里,跟贤者遇,智者遇。也跟自己遇。满室清芬,正是一种灵魂的圆满。

我知道,能与茶并肩的,是竹的“清”,善画竹的有板桥。板桥画竹,更善摹竹风:茅屋一间,新篁数干,雪白纸窗,微侵绿色。此时独坐其中,一盏雨前茶,一方端石砚,一张宣德纸,几笔折枝花。朋友未来,风声竹响,愈喧愈静;家僮扫地,侍女焚香,往来竹阴中,清光映于面上,绝可怜爱。何必十二金钗,梨园百辈,须置此身心于清风静响中也。

“雨前茶”、“端石砚”、“宣德纸”、“折枝花”,你道是写实吗?分明是一阕灵魂的清响啊。它们,跟竹子的魂魄、板桥的魂魄,是此呼彼应的。

有首唐诗,不知你能否读出“水煮初春绿”的意蕴。可不是一盏碧螺春吗。“渔翁夜傍西岩宿,晓汲清湘燃楚竹。烟销日出不见人,欸乃一声山水绿”。作者是大儒柳宗元。我疑惑,“渔翁”取湘水、燃楚竹,做什么呢?定是煮早茶吧。

“诗清只为饮茶多”。苏轼的诗,是酒味茶香兼有的。茶香中那一点苦涩,便是诗的味了。老夫子被贬黄州,赋一首《临江仙》,末句: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。我老是觉得,此等人物,即便退隐江湖,“寄余生”的小舟上,怎少得了茶呢。

这样茶味的诗歌,我喜欢。人生就像一杯茶,到最后,每个人都将淡如云烟,与岁月走散,与知己走散,与亲人走散。小舟一叶,诗卷一册,清茶一盏,隐向烟波浩渺处……

我爱茶,却不谙茶道,所以算不得茶人。我知道,茶人饮茶是有讲究的。譬如周作人,譬如妙玉。前者说:“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尘梦。”这几行文字,合茶韵,带茶气、含茶意。后者道:“一杯为品,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,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。”

像他俩所讲,精神上的契合,味觉上的细腻,我并不打算去深究细学,也讲究不起,权当一种生活罢了。

这种态度似乎类似周家老大,根本不屑于“喝茶”那个清福。当然,我如何能跟文豪并论呢?只不过有着一点点一点点的相似。那个愤怒了一辈子的干瘦老男人,懂不懂茶呢?懂的。他只是顾不得许多讲究。他写《喝茶》,着意之处不在茶,而在乎揭出社会痼疾。在他看来,麻木不仁当然不好,但感觉太过细腻,受不得一点痛、一点苦,处处讲精致、讲安逸、贪图享受,也同样是一个民族“牌号”即将“倒闭的先声”。据许广平回忆说,鲁迅几乎天天喝茶,他的日记,与茶有关的记录随处可见,如赠茶给友人、捐茶参加公益活动、与友人一起外出喝茶等等。

他怎么会不懂茶呢?

细论起来,近代文学史,周老太太真是一代名“妈”,两个儿子,老大是左翼旗手,老二是右翼先锋,两兄弟合成一幅中国现代文化版图。难得兄弟俩有同题的文章,却在清茶一杯里,析出了迥异的风骨。

在如今这个黄金时代,还有鲁迅那样的痴人吗?为民族大业忙得连喝茶都顾不上!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,都用在灵魂的疗救上?

有的有的,忙得顾不上喝茶,是有的。只是忙什么呢?你到街上晃一圈就知道了,人气汹涌的是什么地儿呢?超市,银行,房地产,抓钱的地儿。这状况,让我想起中学时代参加女子篮球队打篮球,一见球,我们一拥而上,拼命抢,自己的职位和职责呢,忘得干干净净。教练一旁猛呼:别光顾抢球,站好自己的位!

现在,我也很想喊一喊:别光顾挣钱,占好自己的位!

其实,你缺什么呢?你更缺一身清俊的骨骼,一段清静的心肠。

 
 
 
[ 茶文化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

 
同类茶文化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茶文化
点击排行
 
 
站内信(0)     新对话(0)
上网做生意,首选VIP会员 会员服务 | 发布信息 | 会员中心 | 返回首页